1200X50横幅.jpg
虚假业绩掩盖下 罗静与博信股份的这两哥伦比亚军机坠毁年
2019-07-08 15:10:54  来源:中国新闻网  
1
听新闻

原标题:【深度】虚假业绩掩盖下,罗静与博信股份的这两年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编辑 | 曾福斌

7月8日,早盘跌停的博信股份(600083.SH)午后被暴力拉出“地天板”。但股价翻红无法改变这家公司面临的窘境。

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有“商界木兰”之称的罗静不仅是博信股份的实控人,她还拥有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其中,承兴国际控股在7月8日早盘闪崩,最大跌幅高达90%,市值蒸发38亿港元。

罗静发生了什么?在她入主博信股份的近两年里,又做过些什么?

来源:通达信

苏州晟隽入主

2017年7月12日,博信股份原控股股东深圳烜卓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烜卓发展)、原三大股东朱凤廉与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晟隽)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烜卓发展将其持有的3470.0094万股博信股份,占总股本15.09%,朱凤廉将其持有的3060万股博信股份商定以23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苏州晟隽。转让完成后,苏州晟隽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6530.009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9%。

上述股权转让于2017年9月26日在中登公司办理了过户登记手续后,博信股份的最终控制人变更为罗静。

罗静入主后,第一件事就是董事会的重新构建。当年11月,罗静和姜绍阳进入了董事会。此前,姜绍阳还在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诚实业)担任过财务总监,罗静则为中诚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和最终受益者。

来源:通达信

来源:通达信

来源:天眼查

紧接着是剥离资产调整业务。

手握牛郎钒矿的全资子公司贵州博信矿业有限公司被最先剥离。紧接着,博信股份又策划出售清远市博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博成市政)100%股权,交易对价6900万元。因交易方深圳前海烜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石志敏,在过去12个月内曾任博信股份董事长,所以该交易还构成关联交易。

来源:公告

资料显示,博成市政拥有市政三级施工总承包资质,主要通过参与招投标等方式与发包方签署工程施工合同,为发包方提供工程施工建设服务,从而获得工程建设收入。出售博成市政意味着博信股份剥离掉了市政供水工程类业务,也可视为其进一步将主业集中在智能硬件及其衍生品业务。

需要指出的是,这期间的2018年6月13日,博信股份对外表示,对自己的经营范围进行增加,理由则是自尝试开拓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以来,销售渠道持续拓展,自有产品陆续推出,品牌知名度不断提升,因此,公司拟加大对新业务的开发与销售能力。

来源:公告

新东家的另一大动作,则是用“真金白银”助力上市公司。

从2018年1月10日公告中可以看到,控股股东苏州晟隽向上市公司无偿(即不向公司收取利息等任何资金使用费)提供授信额度为人民币5亿元的的借款。在借款期限内,公司可在授信额度内循环申请使用。借款期限为自股东大会决议生效之日起两年内,上市公司对该项财务资助无须提供相应抵押或担保。

这之后的2018年10月,博信股份又与控股股东苏州晟隽签署《之补充协议》。苏州晟隽向公司及其子公司无偿提供的财务资助授信额度拟调整为7亿元人民币,公司及其子公司可根据实际经营情况向苏州晟隽提出财务资助需求。在借款期限内,公司及其子公司可在授信额度内循环申请使用,公司及其子公司对调整后的财务资助无需提供相应抵押或担保。

另外,博信股份2019年4月30日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关联方厦门市恒创瀚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瀚浩)向公司无偿(即不向公司收取利息等任何资金使用费)提供人民币8880万元的借款,无固定还款期限,公司对该项财务资助无须提供相应抵押或担保。

期间,博信股份高管层还有一些增持的刺激计划,即2018年11月2日起6个月内,部分董事打算增持不少于2500万元,不超过5000万元。

一系列动作联合起来看,新东家苏州晟隽似乎也想在博信股份有番作为。

虚假的业绩繁荣

表面看起来,博信股份更加专注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业务也似乎有声有色。

2018年年报显示,博信股份的收入来自两大块,其中“建筑工程施工”的营业收入为925.14万元,“智能硬件产品”收入为15.56亿元。

来源:公告

随着业务的快速膨胀,博信股份应收账款方面的问题逐渐暴露。

2018年10月底,博信股份全资子公司博信智通(苏州)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博信智通)就与深圳深鑫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开展应收账款无追索权保理业务,标的资产是博信智通总计不超过3000万元的应收账款。这从一个侧面可以了解到博信智通的回款情况。据博信股份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开展了两笔保理业务,获得现金2727.69万元。

2018年12月22日,博信股份发布的一则风险提示性公告,则给博信股份智能硬件业务笼罩上了阴影。

博信股份自2017年底开展智能硬件及其衍生产品领域业务以来,为寻求合作伙伴共谋发展,全资子公司博信智通与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下称吉盛源)签订过供销合同。双方就博信智通向吉盛源销售智能终端产品开展合作,吉盛源应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支付博信智通货款。

但遗憾的是,自2018年3月以来,博信智通对吉盛源发生业务销售额共计40757.60万元(含税),如期收回款项仅28865.92万元(含税)。截至2018年12月22日,博信智通对吉盛源逾期应收账款金额为11891.68万元(含税),吉盛源未能按期履行对博信智通的付款义务。

据了解,为确保对博信智通履约,吉盛源已提供了相应房产、土地抵押担保。博信智通也聘请了具有执行证券、相关业务资格的评估机构对上述抵押担保物进行了评估,抵押担保物的评估值合计为12035.67万元,略超过上述逾期应收账款总额。(但后续披露看,质押物预计只可收回5652.81万元。)

不过,来自吉盛源的坏账还是产生了。

2019年4月30日,一份“2018年度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显示,博信股份对各项资产实施了全面梳理,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减值测试。其中,公司拟对博信智通对吉盛源、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顺久恒)应收账款,博信智通对天津航技有限公司(下称航思科技)其他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共计7636.74万元。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7636.74万元坏账准备中,来自吉盛源的逾期应收账款为5891.68万元。

这意味着,相较于截至去年12月22日,来自吉盛源的逾期应收账款11891.68万元,期间吉盛源还了6000万元。

不过,吊诡的事情来了。经博信股份年审会计师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审计,发现吉盛源的6000万元还款又来源于厦门瀚浩的借款。博信股份从控股股东苏州晟隽的唯一股东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诚实业)与厦门瀚浩发来的关联方关系《告知函》获悉,二者存在较多业务往来,中诚实业能够对厦门瀚浩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厦门瀚浩应被认定为公司的关联方。

因此,博信股份认为上述收到的吉盛源6000万元不具备应收账款还款的经济实质,应视为关联方借款。公司需对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应收账款做还原处理,调增对吉盛源应收账款2100万元,同时增加对关联方厦门瀚浩的借款2100万元(为其他应付款2100万元)。

根据上述关联方认定的结论,博信智通于2018年12月12日收到厦门瀚浩代天顺久恒支付的货款860万元,于2018年12月19日-24日收到的厦门瀚浩代航思科技支付的货款2020万元,均不具备应收账款还款的经济实质,应视为关联方借款。因此,公司需据此对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做还原处理,2018年调增对天顺久恒的应收账款775.74万元、调减对天顺久恒的预收款项84.26万元及,调整对航思科技的其他应收款2020万元,同时增加对关联方厦门瀚浩的借款(其他应付款2880万元)。

最终,博信股份2018年度调增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875.74万元,调增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410.99万元,调减预收款项84.26万元;调增其他应收款2020万元,调增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1010万元。同时,增加对关联方厦门瀚浩的借款(其他应付款)4980万元。

来源:公告

诉诸法律

换句话说,与博信股份大做特做生意的三家合作伙伴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其对应的应收账款来源均指向了厦门瀚浩,而厦门瀚浩又与控股股东构成关联,这就像是一场自编自导的财务闹剧。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不过事情到了最后,上市公司还是付诸法律。

今年5月,博信智通将航思科技告上法庭,要求其返还货款本金人民币2020万元,支付逾期付款的资金占用利息损失及承担案件的全部诉讼费。 此后不久,博信智通再告天顺久恒,要求其向原告支付货款本金人民币775.744万元,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及承担案件的全部诉讼费。

6月14日,博信智通如法炮制,状告吉盛源要求其支付货款本金人民币11891.68万元,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及承担案件诉讼费。

按理说,厦门瀚浩如果如数将上市公司的应收抹平,事情也不至于闹到法庭那么严重,但从公开信息来看,这或许并不简单,因为控股方的资金也已经吃紧。

6月29日,苏州晟隽就已经将自己手里的全部博信股份做了质押,质押目的是为满足苏州晟隽100%控股股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诚实业)的业务发展需要及补充经营流动资金。

来源:公告

7月5日,更曝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情形,其中苏州晟隽持有的6530.0094万股分别被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予以冻结和轮候冻结,前者冻结期限为2019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止,后者冻结期限为两年,自正式冻结之日(2019年7月3日)起算。

事实上,关于博信股份业绩,交易所也早有所怀疑。

在问询函中,界面新闻记者看到,交易所一度质问博信股份的业务状态,诸如“货物是否已交付,相关资金是否已收到并实际支付给供应商”等。就前述应收账款问题,交易所还质问:“鉴于回款来自于控股股东关联方厦门瀚浩,吉盛源、天顺久恒、航思科技、厦门瀚浩是否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上市公司及董监高存在潜在关联关系和利益安排,上述各方之间是否存在潜在关联关系,其与上市公司的交易是否具有商业实质”。

一针见血的质问,令博信股份的回复至今难产,但真相终究会到来。

标签:这两年,虚假,业绩,股份,罗静
责编:
大妈在台办证遭讽调查:台传销业冲破300万人 每百人就有12人从事下一篇